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50488香港特马王 >

债转股:有潜力实体经济的“涅槃之途”

发布日期:2019-06-29 08:21   来源:未知   阅读:

  2018年12月4日,华菱钢铁公告称拟引入6家投资机构,以债权或现金对下属控股子公司华菱湘钢、华菱涟钢、华菱钢管合计增资32.8亿元。本次交易是华菱钢铁实施市场化债转股、积极稳妥降杠杆工作的重要体现。通过增资,“三钢”资产负债率将下降5个百分点左右。资料图片

  张国云在西方文化里,有一只叫做“菲尼克斯”的不死鸟,后来,在我国演变成了“凤凰涅槃”的传说。我们希望优质的、对经济社会贡献巨大的企业都能够具有“不死鸟”的潜质。然而,即使是一个好的企业,往往也会因为一时的困难面临艰难之境,甚至灭顶之灾。若能有涅槃之良策,助力这样的企业顺利摆脱债务,绝处逢生,不失为促进实体经济发展道路上的功德之事。事实上,这样的工具的确有,但需要有条件、有时机、有原则、有选择地审慎使用。近年来,国家利用债转股这个工具,让不少具有发展潜力的企业完成了“涅槃”,获得了重生。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发声,进一步确定了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措施,支持企业纾困化险,增强发展后劲。在社会资产负债风险、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大的背景下,债转股这一工具再次被中央所重视。同时,对那些谈“债”色变,尤其遭遇过全球金融危机重创的企业和个人,不能不说是打了一支强心针。两轮债转股背景和效果迥异上世纪90年代,债转股在我国经济发展历程中第一次亮相。那时,国有企业依靠贷款创业经营,经济体制落后,经营效率低下,再加上盲目投资等因素,造成银行体系累积了大量坏账,相当数量的国有企业出现了经营困难。1998年,国务院总理提出了“国有企业三年脱困”的大目标,也就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债转股初次登上了中国历史舞台。上一轮债转股的目的主要是给企业减轻经营负担,缓解银行坏账压力,防范和化解银行体系的金融风险。主要手段是成立了信达、长城、华融和东方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以政府出资结合国开行和四大行发行金融债券的方式给予资金支持。选择产品有市场、发展有前景、由于债务过重而陷入困境的国有企业,由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按照面值购买银行不良资产。上一轮债转股带有政策指引色彩,对象限于国有企业,购买的是银行不良资产。最终完成了580多家债转股,转股金额超过了4000亿元人民币,四大行不良资产率下降了10个百分点。以时间换空间,减轻债务压力后,很多企业获得了珍贵的发展机遇,迅速扭亏为盈,例如宝钢、苏玻等知名企业。以宝钢为例,在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宝钢旗下的上海一钢、浦钢、五钢、梅山几家企业几乎集中了当时困难国企的所有特性:人员冗余,技术装备落后,历史包袱承重,经营绩效很差。1999年共计亏损9.22亿元,负债总额83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6%。如今宝钢已经成为我国钢铁行业的领军企业,以191.7亿元人民币的净利润在2017年钢铁行业A股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一。新一轮债转股是在2016年10月10日国务院《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中提到的,通过《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了原则、实施主体与实施方式等。近3年时间过去了,国家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协调相关机构,给予实施机构和其他市场主体充分的尝试空间。如今,随着相关法规、政策的不断完善,市场参与主体的逐渐增加和案例的丰富,“市场化债转股”业务的快速发展机遇期已经到来。债转股,是指债权人将对债务人的债权,转化为对债务人或相关企业的股权。转股完成后,原债权及从权利消灭,债权人成为转股企业的股东,享有股东权利,履行股东义务,承担经营风险。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从法律关系上应与债转股同义,前面定语的使用主要为强调本次债转股中市场化法治化的特点,以便与之前的“政策性债转股”相区别。这里有一组数据:截至2019年4月底,我国债转股签约金额已经达到2.3万亿元,投放落地9095亿元。已有106家企业、367个项目实施债转股。实施债转股的行业和区域覆盖面不断扩大,涉及钢铁、有色、煤炭、电力、交通运输等26个行业。目前已经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主要是企业杠杆率持续下降。微观层面上,2018年末,国有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64.7%,较2017年末下降1个百分点。债转股还增强了优质企业资本实力和综合竞争力,推动了出险企业债务的稳妥有序处置。新一轮债转股市场化法治化是关键相对于上一轮债转股,本轮债转股已经褪去了政策指导的色彩,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开始备受各方关注。在经历了前期“落地难”等问题后,“债转股”在2018年获得了较大进展,在降杠杆、改善企业资产负债结构、恢复企业发展动能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本轮债转股与上世纪90年代债转股相比到底有什么不同呢?主要有三点:以企业降杠杆为目标。根据海通证券姜超的测算,截至2016年底,我国政府、居民和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分别为46%、50.6%和141%,总杠杆率237.6%。而2010年这个数字只有177.8%,短短6年增长了33.6%。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偏高,国有企业杠杆问题比较突出。此背景下,本轮债转股的目标并非缓解银行不良资产压力,而是降低企业杠杆率。以市场化法治化为原则。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建立债转股的对象企业市场化选择、价格市场化定价、资金市场化募集、股权市场化退出等长效机制,政府不强制企业、银行及其他机构参与债转股,不搞拉郎配。这意味着这轮债转股行为驱动力来自于市场,政府不再进行行政安排,让市场化力量主导实施债转股,让投资人鉴别有投资价值的实施对象,设定实施方案,避免没有市场竞争力的僵尸企业利用债转股逃避债务,浪费资源。政府也不会为转股行为兜底,把债转股演变成为政府变相补贴。以改革为突破口。在实施对象上,首先是所有制的突破,原有债转股标的主要集中在国有企业,这轮债转股对象也可以是符合规定的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其次是债权种类的突破,以银行对企业发放贷款形成的债权为主,允许扩展到其他类型银行债权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债权。这轮债转股的实施对象更为多元化,将更多的标的纳入实施范围。从制度设计上期待此次能通过债转股更全面地将企业杠杆水平实质性降低。新的政策还明确,下一步必须遵循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各类企业都可以依法依规依政策来开展债转股。从政策上引导企业明确“四个禁止”、“三个鼓励”——这“四个禁止”就是禁止僵尸企业债转股,禁止恶意逃废债的企业债转股,禁止债权债务关系不清晰的企业债转股,禁止有可能助长过剩产能扩张的企业债转股。这“三个鼓励”是鼓励高负债的优质企业债转股,鼓励遇到暂时困难的潜力企业债转股,鼓励企业资源有优化利用价值的困境企业债转股。“四个禁止”让我们懂得什么不能做,“三个鼓励”又让我们知道什么可以做。那么下步企业债转股到底何去何从?记得习总书记在任浙江省委书记时,曾在《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辩证法》一文中高瞻远瞩地说道:“我们应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在制定有关政策、确定有关举措时把握好度,掌握好平衡点,既要防止经济出现大的波动,更要坚定不移地推进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真正在‘腾笼换鸟’中实现‘凤凰涅槃’”。这就要求我们直面问题、破解难题,着力在债转股增量、扩面、提质上下功夫,撸起袖子加油干。一是要建立债转股合理定价机制,完善国有企业、实施机构等尽职免责办法,创新债转股方式,扩大债转优先股试点,鼓励对高杠杆优质企业及业务板块优先实施债转股,促进更多项目签约落地。二是完善政策,妥善解决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机构持有债转股股权风险权重较高、占用资本较多问题,多措并举支持其补充资本,允许通过具备条件的交易场所开展转股资产交易,发挥好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在债转股中的重要作用。三是积极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市场化债转股,优化股权结构,依法平等保护社会资本权益。支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起设立资管产品并允许保险资金、养老金等投资。探索公募资管产品依法合规参与债转股。鼓励外资入股实施机构。“三箭齐发”才能真正涅槃针对企业债的发展环境、发展阶段和发展条件的深刻变化,我们必须三箭齐发,让企业通过债转股实行“凤凰涅槃”。提高签约到位率是第一支箭。注入了降准专项资金,再加上筹集社会资金,这有助于促使已签约的“债转股”意向性项目尽快落地。作为实施机构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目前部分实施机构有资金但缺少经验和技术,部分实施机构虽经验丰富但资金匮乏,多方协同才能全力推进降准资金落地。突出重点方向是第二支箭。加大优质企业“债转股”力度,使优质企业进一步整合资源,提高竞争力。同时,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营企业债转股,还要支持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的债转股。民营企业参与债转股有两个层面:一方面,民营企业本身债转股。另外一方面,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的债转股。民营企业本身债转股,现在已经有24个企业债转股项目落地,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债转股也有许多成功的案例,比如沙钢、德龙钢铁,他们分别控股了重整之后的东北特钢和渤海钢铁。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营企业债转股,也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的债转股。第三支箭,要把“债转股”同“僵尸企业”出清、发展混合所有制紧密结合,使这些措施形成合力,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实现“巩固、增强、提升、畅通”的目标。同时,注意不断提升本轮“债转股”的质量。既需要市场和企业双方作出努力,对实施机构要改变传统的债权经营思维,树立股权投资理念,又要勇于参与企业的公司治理。对企业既要尊重投资机构的股东权利,又要主动改主动调,应借助“债转股”来增强自身的可持续竞争力,而非仅仅为了解决眼前的短期财务问题,更不能借此逃废债务。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可谓:一只不死鸟,半部企业史。只有用好债转股这支工具,企业才能绝处逢生,给我们留下动人美妙的音符。(作者系浙江省发展改革委副巡视员

Power by DedeCms